儘管母魚侃侃而
談的跟你說了很多,但是還有更多的是還沒說出來的。並非母魚刻意隱藏,
而是她刻意不隱藏,並在說的過程中替自己洗腦
,以為自己就真的像自己說的那樣。母魚是很難真正快樂起來,並非她悲觀,相反的,她還滿樂天派,只是她一直無法釐清自身的矛盾,像是一口藏了太多秘密的井,深不可測,不斷的問為什麼。始終給人一般模稜兩可的母魚,還不會勇敢到在眾人面前展示脆弱,只好時而彆扭時而懊悔的交替著。對於傷口,她總是言不及義,對於笑聲,又過於膨脹。輕飄飄的曖昧主義,有時真是個麻煩。說了太多的謊,往往連自己都無法圓謊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p631555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